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终南秀

或问顶于高山之巅;或嬉水于山涧小溪;或探秘于幽谷密林;或寻古于深山古庙!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博客文章和日志全部为个人原创,如引用、转载均应说明出处,否则本人有权利追究相关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翻越霍家梁  

2011-04-20 20:57:5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越霍家梁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翻越霍家梁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翻越霍家梁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翻越霍家梁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翻越霍家梁

                                                                  终南闲士

    六七年前就和驴友一起到户县黄柏峪游玩过,那时,黄柏峪里采矿炸石,施工单位就在黄柏峪村废弃的小学旧址里不远处设立警戒牌,游客一般无法进到深沟探游,就从学校东侧上山小路穿越上曹家岭到达圭峰山,或从黄柏峪村西上万家岭下到化羊峪。从相关资料上了解到,户县黄柏峪相对甘峪、涝峪、曲峪等沟峪来说,是条比较短浅的山峪,其发源于秦岭北麓,山区段主河沟五六公里,最远沟叉也不超过七公里,流域面积7.6平方公里,年平均泾流量248万立方。有一天周末,雨过天阴,和驴友计划从黄柏峪穿越上圭峰山,行至黄柏峪小学旧址时发现沟内施工单位已经停止建设,加上有驴友担心山路泥滑,就临时决定进入黄柏峪游玩。我们溯流而上,走不远,就看到曾经在这里进行炸焊钢板的施工场地,较为宽畅平坦点的沟道边,堆放着一些约十公分厚的钢板,两岸山坡上到处是飘挂的塑料纸片,沟道形象狼藉。再往前走,环境要好的多了,沟静水清,谷幽径曲。山坡上丛林中隐约出一座座废弃的青瓦土墙的农房,显示着那里曾经的农舍人家风情。路过一片土坡,平坦处有户人家,院中里传出狗儿叫声,坡沟下有辆摩托车,我们穿过山沟上到那户人家。那里是一座不小的院落,南西各一座三间农房,院中栓养着一条灰黄色小狗,院东面木笼里圈养了几只鸡。院房门上着锁,看来主人不在,我们在此休息了会,下坡继续赶路。

     又走了大约半个来小时,忽然发现在河沟对面黄色茱萸花树林中透隐出一户人家,我们准备过往,这时从左山坡上下来一位中年山民,我们与其攀谈起来。山民说他这里是他的老家,新家已经搬迁到山外,但在老家周围山坡上还植栽了许多杂果树,时常进山维护管理,他告诉我们,从黄柏峪向左可以穿越到太平西寺沟,也可以向右穿越到化羊峪,但山路已经荒芜,容易走错路。我们告别年轻的山民,继续向深山进发。越往上走,沟道变得越来越窄,溪流越来越小,路也越来越难走。我们打算,初次深游黄柏峪,如果路难走,或者时间到了下午两点,就必须原路返回,当我们进入峪沟源头时,发现了槐花香户外留下的引导标识,于是,我们在路标的指引下,上山爬坡,经过一段艰难攀登,到达一片平坦的岭坪。岭坪上已经杂林丛生,荒草盖地,在一棵古老的杏树下,有一块碌珠,看来,这里曾经居住过人家。我们休息了会,继续顺着路标,钻林攀爬,登上山梁,并沿山梁继续前进。此时,天气阴沉,雾色迷蒙,能见度不足百米,尽管还能看到山梁上行走的痕迹,但时间已经到下午两点多,大家商量了下,由于没做充分准备,决定原来返回。下山时虽然坡陡的多,但大家连滑带溜不到一个小时就出到山沟,中间仅休息了片刻,喝了点水,不到两小时出了黄柏峪沟。

这是我第一次较远深入黄柏峪,然而并不仅此结束,第二个周末又约驴友再次进入黄柏峪,计划穿越到太平西寺沟。这天,天气晴朗,非常适宜户外爬山。我们一行六人,驱车来到环山路,停车在山下乌东村,沿着蜿蜒山道又一次进入黄柏峪。路况熟悉,直奔深山,还好,槐花香的路标还明显着,不过,在峪沟源头开始爬山时感觉精神大不如上次,所以,爬山速度要慢些,不时被驴友们拉下点距离。再次登上那座山坪时,时间才不到十二点,大家围坐在大杏树下开始野餐休息。时隔一周,那棵杏树才开始吐苞待放,真是深山春迟呀。

下午一点,我们再次开拔。沿着山梁,循着槐花香标识,踏着前次的路痕,我们探索前进。天空晴朗,山色清明,在山梁的高峰处可以环顾群山争峰,群峦绵延。圭峰山挺拔秀美,清楚可辨。我们在山梁上绕行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走着走着,梁路荒迹,槐花香的标识也找不到了,但我们能看到山下右侧沟中远处的农房,我们以为,可能就是西寺沟了,有驴友提出直接下山。开始大家不同意,可感觉如果继续沿着山梁前进好象还要翻过几道梁,驴友们都开始要求直接从山梁上下到山沟。我是坚持从山梁上继续前进,因为感觉还有点路型,直接下山看不出有什么山路,但少数服从多数,最终决定一起从山梁一突坡出开始下山。

刚开始下山,山坡稍缓些,又有树木枝条可牵,倒也感觉是一种有趣活动,但下不远,山坡便变得陡峭,密林丛生,坡遇松土,没脚溜滑,遇到岩石面,更是无法立足,手抓树枝时,更得小心翼翼,因为不知道那条树枝是枯枝还是活枝,一不小心,手抓的树枝或折断,一滑溜,脚踩不住,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大家相互叮嘱,相互提醒着,慢慢地向山下溜去。还好,有惊无险,大家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下到了沟底,我们在乱石中休息了会,喝点水,清理了下鞋中的沙土和身上的杂叶,在泉水边洗脸擦手后,继续向沟外前行。进入大沟后,遇到一批驴友,问这里是什么地方,驴友说这里是曲峪。我们大家非常惊异,因为大家一直感觉向左应该是从东边的太平西寺沟出来,怎么到了西边的曲峪沟呢!

曲峪还是那样的美,峪曲沟弯,水清石奇。在树林农家乐那,我们每人要了一分软面,暂缓了下肚子饥饿问题,打了两瓶啤酒,解决了口渴困难。农家老板娘是一位精干中年媳妇,四十出头,原先在曲峪上游竹林做过农家乐,我也曾在那吃过她的农家饭。饭饱歇足,我们来了精神,大步向峪外走出。曲峪沟已经被开发成风景区,现在称金龙峡风景区。景区管理单位对山道险处进行了加固改造,土坡段修成了水泥台阶,所以,山道要好走的多了。在山道边,我们遇到一位当地山民,咨询我们经过的那片坪地和翻过的那道山梁,山民说,黄柏峪是向西南方向沿伸的,我们登上的山坪叫霍家坪,解放前有霍姓人家在那里居住过,当时坪上还住着许多山民,解放后,那里的人移居外地了。在霍家岭上走好路可以翻越到西寺沟,走荒路可以翻越到曲峪,我们这才恍然大悟。

由天色近晚,我们无暇金龙峡优美的风景,一路快走,在六点多的时候过蔡家坡水库桃花岛,出了景区大门,然后打电话请朋友开车接我们返回县城,结束了黄柏峪到曲峪的“迷糊”穿越。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