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终南秀

或问顶于高山之巅;或嬉水于山涧小溪;或探秘于幽谷密林;或寻古于深山古庙!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博客文章和日志全部为个人原创,如引用、转载均应说明出处,否则本人有权利追究相关责任。

寻梦辛口峪  

2011-03-16 08:38:12|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梦辛口峪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寻梦辛口峪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寻梦辛口峪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寻梦辛口峪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寻梦辛口峪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寻梦辛口峪

                                                                       终南闲士

我的故乡位于秦岭终南山下不远,黑水河近畔的一个小村庄,记得小时候经常站在门前大槐树下,眺望着茫茫无垠、绵绵不尽的南山,比较着那座山峰最高,想象着山的南边是什么样。有一年夏天,长我几岁正上高中的堂兄悄悄地找到我,说在南山老君岭有座道观,住着一位神秘老道,通晓八卦,可测知未来。他鼓动我和也一起前往探寻,求知人生。本来就对南山充满神往的我,满口答应一同前往。当天晚上就给家人编说第二天要和堂兄进山打野果,可能因为有堂兄一起上山,父母没有犹豫就同意了,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堂兄一起,背上母亲给我烙的锅盔馍就出发了。那一年,我应该不到十一岁。堂兄应该打听过线路,带着我轻车熟路,经枣村,过南大坪,从辛口入山,沿峪沟溯源而上。忆象中,峪沟平缓,山峦屏翠,草木青青,溪水潺潺,走走就能遇到一两户人家,常有犬吠相迎,山民注目,我们困了就坐下来休息会,渴了,掬把溪水品品,一路倒也轻松。当我们爬上西山坡快到老周佛路时,在陡峭的山坡上发现了一架葡萄树,树根是扎在壁崖上,藤架如瀑般流下,绿色的叶子下挂满了一串串黑色的葡萄,如玛瑙般黑里透红,我们小心翼翼地爬到树架下,站在悬崖突出的一块石坎上,一手爬住树枝以求稳妥,誊出另一只手摘葡萄,摘一颗吃一颗,那葡萄甜中略带酸,非常可口,当我们把手所能伸及的地方葡萄摘尽,已经感觉腹中胀满,饱嗝连连。本打算摘上几串带回家,可惜地处悬崖峭壁,我们无法再伸及。小时候经验不多,一下次吃了那么多葡萄,过不久就感觉牙齿酸损,非常不舒服。不过,那次吃到的山野葡萄,其甜酸让我至今难忘,现在想起口角都会流水。

我们沿着周佛公路不知走了多长,只觉得路途漫漫,目标茫茫。日头偏西的时候,遇到一位拉着架子车上山打柴的山民,询问老君岭还有多远,山民说还有四十多里,当时我们对四十里路的远近没有感受,就问那样走下去什么时候能到达老君岭,那位山民说肯定已经到晚上了。堂兄一听就急了,连忙停下说,不行,我们晚上还得回家呢,好心的山民告诉我们,那就不能再前行了,赶快下山返回。我们在路边石块上休息了会,吃了点随身携带的干粮,连忙原路下山。我记得我们还没有出山口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明月当空。我们不敢停息,顺着河沟一路小跑,当到达辛口时,夜色已深,灯光暗闪,吃过晚饭的村民三三两两的蹲在门口谝闲传,我们踏着月光,急步行走,到家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只感村中夜深人静,焦急万分的父母还站在大槐树下等着我们的回归,父母并没有对我空手而归有任何责备,见我们回家,连忙从大锅中端上热腾腾的饭菜让我享用。堂兄也不敢停留,急忙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深入南山,三十年过去了,如今人到中年的我,回想起那次经历,亦然历历在目。三十年后的今天,游山玩山,徒步户外已经成为我生活中最大的爱好了。二0一一年三月十二日,植树节,一个种下希望,希冀绿色的日子,那天春和日暖,阳光明媚,正好周末,我约朋友一起漫游辛口峪。

辛口峪位于周至县秦岭北麓,距马召镇西南约五公里,河水发源于秦岭青岗砭,主河长7.8公里,流域面积18.9平方公里,青岗砭海拔1843米。因峪口有辛口村而得名,而实际上,现在称仓峪,峪中有一山村,村庄主要分布在西山坡,当地人称西山,如今名为仓峪村。从仓峪沟西山梁可以穿越到骆峪,从东坡梁上可以穿越到熨斗峪,仓峪上源从大地坝东上光头山可以穿到黑峪,向西沿河沟上青岗砭进入骆峪古道越老君岭经厚畛子老县城到达洋县。这是著名的党骆古道北线之一。有人考证:1932年10月,徐向前、陈昌浩率领红四方面军主力1.6万余人,为摆脱胡宗南部的尾追,解决全军将士的冬衣,离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转战鄂豫陕三省,11月11日进入商洛,11月27日从沣峪北出秦岭到达长安,沿北麓西行,一路数次击溃杨虎城、胡宗南、刘茂恩、肖之楚等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且战且走,12月2日到达马召、辛口,作短暂休整后,12月3日,即从辛口、骆峪两处山口再度南入秦岭,经傥骆道,过老君岭、厚畛子、佛坪、都督河、黄柏塬等地,于12月9日到达陕南的城固,稍后,移师四川北部,创建新的根据地。

我们早晨八点多出发,驱车沿秦岭环山旅游路,经南大坪,穿辛口村,进入仓峪。峪沟进山道路已经水泥硬化,一路畅通,在路边一户人家大院,我们停车开始徒步进山,看看时间刚好上午十点半。在停车的时候,我们向农家一位小伙打听峪沟有多深,里面有什么别样的景致,老周佛公路怎么上,小伙一一告诉了我们。水泥路走不远,就成了山间小道,沿峪沟两边稍空的地方会有农田,不是种着小麦,就栽植着猕猴桃、核桃类的果树,小麦返绿,桃花含苞。山沟里住的人家还不少,走不远就能看到一两户农庄小院,红砖青瓦,不差山外村庄农家。越往进走,人烟开始稀少,偶尔发现的民房,已是土坯黑瓦,而且无人居住。深山春迟,山谷中亦然还是冬天景象,荒山野岭,干树枯草,少有生机,雄厚高伟的群山在蓝天陪衬下显得沧桑而沉闷,这时跃上东山头的太阳,把光辉洒到了深山谷里,也把温暖送给了我们,山坡树丛中清脆的鸣叫,与山涧哗哗的小溪声一起奏起欢快乐曲,春天的感觉由然而生。

走着走峪沟忽然变得狭窄起来,在一岔道处我们选择了较为宽大点的山路,却上到了东山坡,几位商量了下,原路返回到岔口,沿着峪沟继续前行。走不远,峪道一下山变得宽敞起来,山路虽然荒芜,但路形明显,而且宽阔。但能看出来这山道已经少有人来往。又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我们发现山涧对面不远处有一片绿色的竹林,透过竹林的空隙,隐约出一处茅庐,远远看到茅屋小院前站着一个人,能在这荒野山中遇到人,甚是惊喜,一看时间已过中午一点多,大家商量下准备在茅屋前休息用餐,于是几位大声隔涧问山夫,如何走得前。那人指着不远处回答,从前面可以绕到。我们顺着沟道,绕过山涧,通过小石桥,沿竹林边来到了茅屋小院。小院房前站着一位个矮、精瘦,衣着土气的老年人,见到我们到来,从屋中提出小凳子热情让座。我们在此,一边休整一边和老人聊天,老人说他今年刚过七十,老家就住在这里,他家是仓峪沟住得最远的人家,再往里已经没有住户了。现在家里人早已搬到山外县城,只是这里的老房子还有些家俱和这片竹林,加上喜欢清静就隔段时间上山居住一阵。老人告诉我们,这个地方叫大地坝,可以从这个山沟可以继续向里走,上青岗砭,走老君岭,到周至老县城,进到洋县。过去常有洋县那边的担子(挑山货的农夫)从这条山道出山做生意,沿山道都有山店,他小时就经常看到那些担子来往,还听老人说这里还走过解放军(红军)。看来,我们走的这条山路,正是古代通往陕南的山道之一。老人又说,从这条山道可以上到老周佛公路路,不用再走过去的山间小路了,但现在山路已经没人走了,路早已荒废,如果没有引导不容易到达周佛公路的。我们在老人的茅草屋前休息了半个小时,大约一点多的时候,辞别老人,又开始进发了。这时山路越来越难走,虽然路形还在,但草树丛生,有的地方需拨枝钻绕才能通过。每走不远,我们还能发现有石砌墙基,我们分析应该是过去小驿店遗址,这证明老人说的很正确,这条沟通在古代就是交通山路,当年红军应该就是从这条山道进入四川的。我还想象着,也许还能发现当年红军留下什么水壶、子弹类什么遗物的,于是一边走一边仔细观察,然而除了不时发现死去的小黄羊遗体或遗骸外,没有发现任何人的遗物。这时有朋友发现山路松土中有新动的痕迹,并且走往前越明显,大家一时有些惊恐,因为,分析可能是动物留下的,忽然,我们不约而同的看到前面有个女人!走近一看,是位年龄有三十岁左右的妇女,个子不高,满脸灰尘,头发上沾染许多枯叶,竟然还推着一辆自行车,车后座拖着一袋什么东西,车前着挂着绿色塑料水瓶一条灰色小包。我们上前与之对话,那人好象精神有点问题,不愿和我们多说话,问了几遍才知道她想上老周佛路去洋县,但把路给迷了,我们劝她早早下山,不要走这条山路,然后离开那妇人继续向深山谷前进。山涧阴暗出出现一片片残雪,小溪越来越细,沟谷越来越窄,丛林越来越密,山路越来越难走,但,能看出,这条山道还是成形有踪的,走不远,前面山路被一棵倒塌的大枯树横挡住,无法从树间穿行,只能上山坡绕过,大家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于是大家商量了下,决定下山。

下山要轻松的多,走不会就赶上了那位妇人,我们叮嘱她小心慢行,然后越过她急走出山。路过竹林茅屋,看到老山夫打个招呼没停就继续前进。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们原路返回了停车的地方,向农家小伙说声再见,驾车向山外驶出。

三十年前,懵懵少年的我,虽然生活在穷苦的农村,然而对未来也会有着冀盼,也会有梦想,只是那梦想,是多么飘渺和天真呀。如今,中年无成的我再次涉足辛口峪,除了游山玩水外,还多少有点寻梦的慰藉。人生往往因为梦想才会有希望,因为有希望,生存才会有动力,生活才有意义,即使人到中年甚至老年,我以为!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