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终南秀

或问顶于高山之巅;或嬉水于山涧小溪;或探秘于幽谷密林;或寻古于深山古庙!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博客文章和日志全部为个人原创,如引用、转载均应说明出处,否则本人有权利追究相关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丝管啁啾空翠来  

2010-07-18 20:54:54|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丝管啁啾空翠来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丝管啁啾空翠来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丝管啁啾空翠来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丝管啁啾空翠来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丝管啁啾空翠来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丝管啁啾空翠来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丝管啁啾空翠来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丝管啁啾空翠来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丝管啁啾空翠来

                                  -------渼陂游记

                                    终南闲士

渼陂行(唐乐府)

杜甫  

岑参兄弟皆好奇,携我远来游渼陂。天地黤惨忽异色,
波涛万顷堆琉璃。琉璃汗漫泛舟入,事殊兴极忧思集。
鼍作鲸吞不复知,恶风白浪何嗟及。主人锦帆相为开,
舟子喜甚无氛埃。凫鹥散乱棹讴发,丝管啁啾空翠来。
沈竿续蔓深莫测,菱叶荷花静如拭。宛在中流渤澥清,
下归无极终南黑。半陂已南纯浸山,动影袅窕冲融间。
船舷暝戛云际寺,水面月出蓝田关。此时骊龙亦吐珠,
冯夷击鼓群龙趋。湘妃汉女出歌舞,金支翠旗光有无。
咫尺但愁雷雨至,苍茫不晓神灵意。少壮几时奈老何,

                  向来哀乐何其多。

这是唐朝著名诗人杜甫与友人游览户县渼陂湖后留下的诗篇,诗中描写了天气变化时渼陂湖不同景象,表现了诗人丰富的想象力和独特的感受。

渼陂湖位于户县城西二点五公里的陂头村,涝河西岸。发源于终南山的水汇成合泉、胡公泉、白沙泉北流经锦绣沟后在此蓄积成湖。明《重修渼陂记》碑载:“逮元人以渼陂之鱼治瘘,因决陂取鱼,陂之亡也迄今三百岁矣!水落土出,尽为稻垄,惟渼水无恙,仅留陂之一字,与渼水共存焉。……昔时平原绿野,清风水波,奇峰之石,夹道之竹,以及啁啾并喧者,杳然无存矣。”《十道志》:“地有五味陂,产鱼甚美,因名之。” 渼陂湖在唐代是有名的近郊游览胜地,著名诗人杜甫、岑参、韦应物、温庭筠、郑谷、韦庄等,都曾在此泛舟游宴赋诗,至宋时亦负有名气,宋张伋《空翠堂记》:“翠峰横前,修竹蔽岸,澄波浸空,上下一碧,信乎其气象清绝,为关中山水最佳处也。”渼陂泛舟是户县古时有名的“十二景”之一,目前,渼陂湖约有五百亩水面,湖中有两座湖心亭,湖中小岛上有建于宋代的纪念杜甫的空翠堂。小岛与湖岸有九曲桥相连。渼陂附近有秦时有名的负阳宫遗址,西周文王父季历墓,西南不远就是神话故事中刘海的故乡曲抱村,那里有玉蟾台、刘海庙、金蟾池等古迹遗址向西五公里,就是著名的全真教祖庭---重阳宫。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曾和友人游览过渼陂湖,当时就被渼陂湖优美的风景所陶醉:湖边垂柳环绕,湖中青山倒映,湖面碧波荡漾,湖上白鹭点水,湖里黑鱼掀浪。九曲廊桥通上湖中小岛,小岛林隐空翠堂房。到此游览的人,会将渼陂湖与杭州西湖有一比。后来,又和朋友多次游览渼陂湖,每次到地,我都是留连忘返。二0一0年七月的一天下午,阴雨乍晴,白云尤浓,我带着女儿又一次去渼陂湖游玩。

驱车穿过户县县城,过中楼向西,行不远到户县南北四号十字,再转向北,沿南北四号路,很快就到陂头村。村东路西有一片莲花池,池中莲叶青翠碧绿,莲蓬伞形挺立,莲花洁白纯美。莲池边西有一小水池,方圆三四亩,围了一圈的垂钓者。按古代渼陂湖规模,这里也应是湖的一部分。行车到村里,沿路村东有片广场,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杆架横牌,行书红色大字:千年秀水渼陂湖。这里就是有名的渼陂湖了。

                       (一) 秦负阳宫

我们在广场北边停下车, 开始步游。我们停车的地方刚好是负阳宫大门口,一下车,就能看到坐北朝南的负阳宫木灰色门牌,上书有:秦萯阳宫。

提前负阳宫,在历史上可是有名头的。据史书记载,负阳宫创建于公元前672年,当初为祭祀庙宇。公元前334年,秦惠文王对其进行扩建改造,使其成为上林苑中一处离宫。到秦王赢政时,政母与当时国相吕不韦有暧昧关系,后来,秦王称始皇,君临天下,而其母是位淫欲非常强的人,吕不韦早已不能适应,再加上怕他们的关系有朝一日被秦皇岛知晓,于是寻访到太阴人嫪毐。历史传说嫪毐是位性功能极强的人,“其阴关桐轮而行”,并将嫪毐介绍给秦始皇母,太后随与其私通,让侍左右,并常赏赐丰厚,还竟然与嫪毐生下二子。始皇九年,嫪毐作乱,有人告发太后也嫪毐有染并生子的事,秦始皇非常生气,灭掉嫪毐并珠连其三族,并将母囚禁与负阳宫多年。经焦茅冒死上谏,秦始皇才自行负阳宫迎太后回咸阳,从此负阳宫声名远扬。

在我记忆中,负阳宫门口有两座石狮子,但,现在看不到了。我们上台阶,入宫门,是一条砖砌的小路,原来在路的两侧各有一排秦俑,现在也已经荡然无存。宫中间有一小殿,无名无字,大门上锁。宫院内,杂草丛生,蚊虫飞舞,女儿早已经不愿多转,于是,早早退出宫院。

                       (二)渼陂

出宫门向东就能看到渼陂湖了,沿着新修的水泥路,很快就到湖边。长雨初停,树木清新,湖水幽静,眺望远处,碧绿的湖面倒映着青色山峦,和蓝白相间的天际,湖面上不时有水鸟掠过,渐起细波,偶有黑鱼泛起白浪。湖边,丝丝垂柳下,有几位村民坐在石头上休闲聊天。唐代时候,渼陂是一个相当大的湖,据《元和郡县志》载,渼陂周围十四里,可见当时规模。

青蛾皓齿在楼船横笛短箫悲远天。

春风自信牙樯动,迟日徐看锦缆牵。

鱼吹细浪摇歌扇燕蹴飞花落舞筵

小舟能荡浆百壶那送酒如泉。 

   这首诗描写了唐代大诗人杜甫和朋友在渼陂湖上坐楼船群宴听歌时的场景,是何等的繁花与壮观!岑参又有诗写道:万顷漫天色, 千寻穷地根。舟移城入树,岸阔水浮村。闲鹭惊箫管,潜虬傍酒樽。暝来呼小吏,列火俨归轩。赞美了渼陂湖碧波万顷,湖深千寻,湖面如镜的优美景观。

我十多年前初游渼陂湖时,还能摇浆泛舟,如今湖面上一条小船也没有,静静的湖面上只剩下几座早已报废的扇轮状增养器。湖边已是杂草丛生,蚊蝇飞舞,垃圾乱扔,污水溢流。让人扫兴不少!

                                                     (三)丝管啁啾

沿湖西九曲廊桥可通向湖中小岛,空翠堂就建在小岛上。如今的廊桥凉亭已经破损严重,色彩尽失,栏杆上挂有横幅标志:危险禁止通行。我让女儿等在一安全处,然后小心翼翼的扶着栏杆度到小岛上。空翠堂坐东朝西建在台阶上,隐藏在绿阴丛中。据空翠堂石碑记:空翠堂建于北宋宣和四年,亦名杜工部祠,祠名取杜甫《渼陂行》诗:“丝管啁啾空翠来”句中“空翠”二字。空翠堂与旧渼陂书院东西相连,堂后有阁,堂前有相廊、门坊,日久渐废,明嘉靖四十五年,知县王玮创修殿堂三楹,厨三楹,莲池一区,乾隆、光绪、民国均有修茸。目前仅剩殿堂两座六间及厢房十一间。前几年我游空翠堂时,殿堂里还有位女尼姑在此居修,堂内供奉杜甫泥塑,且有香火萦绕,如今堂门上锁,人去屋空,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外面两尊不知何年代的石狮像还亦然静静的守护在堂门口,只是由于年代的久远,石狮早已秃光,失去应用的威严。沿堂右侧外面的毛条小路可以到达堂后面,这里是一处院落般空地,杂草已经罩满了后院。在草丛中还能发现到两块七八十公分见方的柱顶石,和两块方型的石条。这几块石头,静静地在这里躺卧不知多少年,但我们可以从这几块柱顶石的大小上想象到当年空翠堂的壮观与兴盛。

                       (四)渼陂鱼肥

渼陂湖产的渼陂鱼可是鲜美无比。据传,宋代大诗人苏轼在陕西做官时,有朋友送给他渼陂鱼品尝,诗人自从离开南方后多年没有吃到鲜美的鱼,于是赞不绝口,饱食之后,挥笔写下一首《渼陂鱼》诗,盛赞渼陂鱼之美。陂头村群众在渼陂湖里养鱼有着悠久的历史,据《郡县县志》记载:元季以后,以陂鱼可治痔,游兵决陂取之,陂逐废,其地皆为水田。。二00四年,村群众招商引资规划开发渼陂湖,群众在湖里大面积养鱼才基本停止,前几年有人对湖区靠涝河岸小块湖面进行改造建成了一片鱼池,专门养殖渼陂鱼。后来还开发烧烤,打出了渼陂烤鱼的牌子,生意十分火爆。从湖北岸,沿湖边绕穿过一土山就到了渼陂鱼池。虽还未到饭时,却早有食客或垂钓休闲,或围桌笑谈,等那肥美的烤鱼了。站在土山上,远远地就能闻到飘散的鱼香,不由得让人垂涎欲滴。鱼池西南有座云溪寺,寺院里有座大雄宝殿,供奉着据传从缅甸运送来的玉雕如来佛像,我记得寺里面曾居住着一位老年女居士,南方人,好象耳有些背,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听不清的原因,与人交流起来非常困难。寺庙香火不旺,少有香客来此拜佛烧香。我今天再次游览去溪寺时,寺院大门紧紧的关闭着,从铁栅栏门外还能看到那块云溪寺石碑,这块石碑已经搁放在厢房门墙边多年了,到现在还没有树起来。本来还想进到寺院参拜下如来仙佛,紧锁的铁栅栏门挡住了我的一点点心愿。于是,我只好返身,向对面的小土山上爬去。

小土山不高,几分钟就到顶。这是渼陂湖景区最高点,可以俯视周围,可惜山坡上高出山头的松树林阻碍了我的视线,我悻悻而下,和在山坡下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女儿一起从原路返回到渼陂湖广场,然后驱车回府。

时过境迁,昔日:青蛾皓齿在楼船,横笛短箫悲远天。 今日:三径荒凉迷竹树四邻凋谢变桑田。渼陂的繁花不在,古人泛舟湖上群歌酒宴的场景已经成为历史。想起现在许多地方政府为争所谓历史名人,甚至一些神话传说中的人物故里,上演了一幕幕滑稽戏剧,包括一些学者教授也是赤膊上阵,争吵不休,有些地方还建设了许多人为的景观,而西安一带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丰富的历史景观,优美的自然环境,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让世人淡忘,不由得让人感受苍凉与酸楚。

凫鹥散乱棹讴发,丝管啁啾空翠来。我相信会有一天,渼陂湖会再现莺歌燕舞,游客泛舟的景象来。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