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终南秀

或问顶于高山之巅;或嬉水于山涧小溪;或探秘于幽谷密林;或寻古于深山古庙!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博客文章和日志全部为个人原创,如引用、转载均应说明出处,否则本人有权利追究相关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神秘甘峪   

2010-03-04 09:07: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秘甘峪 
                                                                   终南闲士
       初听户县甘峪沟及甘峪河的人,多以为,“干峪”、“干河”。甘是夏代地名,据《尚书﹒甘誓》云:“启与有扈大战于甘之野”,《夏书》“甘野–––甘谷水出处,曰甘河”。甘峪位于户县西南二十公里蒋村镇,甘峪河发源秦岭北麓,主河发源于首阳山,上游有东西甘峪沟,在峪口7公里处相汇,总流域面积78平方公里,主流山区段长17.3公里,河水出谷向北经户县蒋村镇、祖庵镇、甘河镇,在涝店镇西汇入涝河,平原段全长约7.5公里。
      甘峪河水质清澈甘甜,是西安市黑河供水水源地之一,也是户县西部的母亲河!春到甘峪沟,枯草返青,树木吐绿,野花漂溪;夏到甘峪沟,沟深林阴,山风习习,溪水淙淙;秋到甘峪沟,青山翠岭,谷静径曲,水清潭幽;冬到甘峪沟,灰山黄岭,荒草凄凄,水凝石冷。
        我二十年前曾在甘峪水库工作过,工作闲暇之余经常上水库,进甘峪沟闲逛。对甘峪沟初次产生神秘感是因为当地山民曾给我讲过的一个故事。说是刚解放的那几年,有年冬天,甘峪沟有位村民出山到县城买东西,那时,山民出山进县城全靠两只脚板,回来四十多公里,其中还有七八公里山路,所以回家时已经月明星稀的晚上了,在山神庙前远远看到有堆火,旁有许多人围在一起烤火休息,他也趋步向前,和那帮人围在一起烤烤火,那些人看到他没有一个人抬头和他说话,他抽出烟锅准备对着那堆火点烟,顺便偏着头看看周围的人,这一看不得了,那些人,没有一个有脸的,吓得他蹦跳起来,撒腿就向家跑,回到家,大小便失禁,并一病不起,没过几年,就呜呼哀哉了。村民说,这里解放前曾有股土匪,经常下山骚扰百姓,后来国民党军派人在山神庙附近剿灭了这股土匪,那天晚上可能是这些土匪的鬼魂。当时听这个故事的时候,只当做一个笑话,可每次游玩到这里,荒荒无人时,会产生出一种恐惧感。
        甘峪沟最为神秘的当属西甘峪发源之名山----首阳山。首阳山是秦岭第三主峰,海拔2720米。史载,商周交兵时,商朝上大夫伯夷、叔齐阻拦周武王大军未果,逐南行入首阳山隐居,采薇而食,义不食周粟。每天清晨迎受第一束朝阳,叹日:“奇哉美哉首阳山”,故首阳山而得名。伯夷、叔齐在首阳山死后,儒家尊二人为圣贤,道家尊二人为大太白神和二太白神,如今在首阳山上供奉有两个神像。朝拜首阳山的游客,进甘峪沟是一条比较经典的线路。
         驱车从西安出发上西汉高速在涝峪口站出,下环山旅游路,向西行驶十来分钟,就来到了蒋村镇甘峪沟口村,路口有一甘泉山庄农家乐可指引游人到甘峪口。在村外向甘峪方向远远地就能看到甘峪水库大坝的雄姿----一座巨大的土灰色的土石坝将甘峪封堵起来。村东南山梁上便是有名的望仙坪。昔日王母赐桃汉武帝,帝睹其玉佩珠霞,遂精选工匠,集木石建宫于山上,塑金身而虔祈朝拜而得名。坪上沃壤数顷,翠柏古橡,庙宇殿阁错落分布。望仙坪庙宇早年规模宏伟,分有前殿后殿,建筑有王母宫,三官殿,三司殿,黑虎灵官殿,准提阁,玉皇殿,老君殿,混元殿,玄武殿,无量殿等十几座庙殿,可惜文革时期大多已毁。现有菩提阁一座,庙宇十余间,雕刻精湛老君汉白玉座碑和数座石刻神像及有关记载望仙坪兴衰史大理石碑两通。较为珍贵是那几尊石刻佛像,最高的有一米,低的大约有二十几公分,造型优美,雕刻精细,文革时红卫兵破四旧,被当地群众偷埋地下,幸免被毁,上世纪九十年代才被当地群众挖掘出来,供奉在玉皇殿堂里。二00七年春节我和朋友去望仙坪游玩时,已不见那几尊佛像,向住庙的居士打问,说是春节前被人偷走,我听后,嘘叹不止,无言而论。
       甘峪口村是一个有千人规模的村庄,位于甘峪口东侧。村依望仙坪,西伴甘峪河,里通甘峪沟。沿进村水泥路,首先看到的是书写的“甘峪口”村碑,过甘峪水库管理处,到村最南位置----柴场。柴场其实也是村落的一部分,在峪口偏里,是当年山民交易柴木的市场,如今没有当年的景像,呈现的是一条比较宽畅的水泥大道和道两边整洁的村民楼房。
       过村约两公里就到达甘峪水库大坝之上。甘峪水库是户县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修建的一座小(一)型水库,大坝高四十七米,长一百七十八米为土石重力坝,设计库容380万立方,灌溉3万多亩农田,目前还承担着向西安市供水任务。
       进入甘峪沟的山路位于水库库区的东山半坡上,山路虽然有些陡,但是路面比较宽,且为沙石铺面,路况还算好。路下面就是甘峪水库,秋天蓄水期,水库水面碧波荡漾,像一棵吊型的绿色宝石镶嵌在大山之间,又像是一面不规则的篮色的镜子,倒映着苍翠的群山与蓝色的天际。进入山谷,山道与峪沟交叉相进,进山的路就伴着峪沟蜿延向大山里伸进。甘峪沟里还有一个二十几户人家的山村,虽只有三个小组百十来口人,也算是一个行政村,这几年农村扶贫开发,搬出了些农户,但还有近二十户村民仍住在山沟里,村上还有所希望小学。
       进甘峪沟约七公里,便可到达东西甘峪分岔,在分岔处住人家几户,砖块楼房,收拾干净,环境别雅。从这里向东甘峪沟经静心潭,过山门,跃将军石等景点,到达土观坡可上天池梁穿越凤凰山下到涝峪;走西甘峪,过桃园人家,在一户农家房前的小龙王庙旁上山坡,经坡上农家门口向南,沿蜿蜒盘折山路到达大仙场,过王母庙上观音山下到周至耿峪,也可从从观音山上首阳山。
       此时的东西甘峪沟进山路与峪沟穿插交汇前伸,说是山路,其实大都是山沟中的石块点缀成型,如不仔细观察,还真的分不出那是路,那是沟道。
       春上东甘峪沟,土观坡上,羊肠小道,一养蜂人家栅栏土舍,牛叫狗吠;墙壁垒几土窝,群蜂舞飞;舍院后坡小片梯田,麦绿菜黄。爬坡越上天池梁,梁上中间低凹四周较高,低凹处有两座山庙,庙门前树有一座青石碑,碑石刻记着一九九七年重新天池梁太白庙的记载。穿越了天池梁向东就会到达涝峪凤凰山坡上,顺坡可直下到涝峪纸房小学门前。
        夏进西甘峪沟,山重水复疑无路,转过一山岩,一片猕猴桃林忽现前,猕猴桃架上绿叶青桃,林中路边一户人家,三间砖房。夏天署期男主人在桃林施肥浇水,女主人会在旁边溪涧槌棒洗衣,上游一双儿女一边戏水一边用自制鱼杆钓鱼玩耍。如有游人过,那女主人会热情打招呼,这时,你如果饥渴难忍,女主人会向你捧上一碗清茶,或下几个土养鸡蛋相送,那时的感觉如入世外桃园。
      过山神庙,经龙王庙,穿涧过水会看见西甘峪沟水电站,电站前池,站房,池水渠依稀,可惜水电站早已废弃。再往前,沟窄坡陡石滑无路,少有人前往。
       甘峪沟之名,是因为甘峪口乃“甘野”古战场所在地;甘峪之神,是因为甘峪口昔日王母赐桃汉武帝,汉武帝建宫于山上,塑金身而虔祈朝拜王母仙;甘峪沟之秘,在于伯夷、叔齐曾辞官隐居首阳山;甘峪沟之美,在于甘峪山清水秀,谷幽沟深;甘峪沟之所以难忘,并不是那个光怪陆离的故事,而是我大学毕业后第一个工作所在地,更是因为甘峪口和甘峪沟村那些纯朴的人民。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