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终南秀

或问顶于高山之巅;或嬉水于山涧小溪;或探秘于幽谷密林;或寻古于深山古庙!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博客文章和日志全部为个人原创,如引用、转载均应说明出处,否则本人有权利追究相关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蝴蝶谷  

2010-03-04 09:39:18|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蝴蝶谷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蝴蝶谷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蝴蝶谷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蝴蝶谷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蝴蝶谷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蝴   蝶   谷
                                                                                终南闲士
        历史回到一千三百多年前,隋朝,隋炀帝即位后,大兴土木,先后修建大运河,连通长城,建设东都洛阳,亲自开拓疆土打通丝绸之路,又三征高句丽。他对外穷兵黩武,对内横征暴敛,巨大的工程和连年的战争使民不聊生,引发大规模的叛乱,于是,国内狼烟四起,战火纷飞。隋长安城周围一带,贼寇猖獗,流匪四串,那些土匪到处烧杀掠夺,百姓流离失所。农历六月初十的一天,有股贼寇将数百口流民追赶到秦岭终南山黑水峪东一个荒野山谷,欲对那些流民赶尽杀绝,在万分危难之际,忽然山谷中电闪雷鸣,浓雾迷漫,阴风四起,草丛中虫蛇四出,蜿蜒遍野,吓得贼寇丧胆失色,畏缩不前,后退出山谷。那些进入到荒坡沟的流民们终得避难,并在荒坡野谷定居下来,后来那些流民感恩观音菩萨降凡,随在谷口建庙宇,塑菩萨金身以供奉,并在每年农历六月初十脱险日举行庙会以示记念。那座荒坡山称为逃荒山,后来,因为难听就称为桃花山,又叫观音山。清乾隆年间,因团丁在谷中逮住一大标(大盗),改名为团标峪。
        团标峪位于周至县马召黑峪东,黄寺沟东侧,为周至县终南山九口十八峪之一,峪谷虽短小狭窄,但幽雅清静,蜿蜒曲折,景色秀美,青山翠竹连绵,飞蝶流水纷呈,青松飞塔奇美,石碑荒庙幽深。从谷口头天门,即定空寺,沿峪沟十二里分建了十二道天门,又称十二大殿,在短短的山谷中如此多庙宇次第,实属罕见。二00九年六月中旬的一天和三个驴友相约一起游玩团标峪。
        沿西安环山旅游路向西到达周至县马召团标收费站前约一里路,稍仔细注意就会看到路南一石碑书有“定空寺”,石碑右侧向南方向有一条窄小的水泥路,车向左拐走水泥路过团标村,入团标峪口,峪口有一处庙群,主庙两座各三间,依山座南向北相连。东向三间新建庙房,西侧似厢房三间。正面前竖立着一起上拱条型石碑,刻有定空寺、团标峪来历及十二天门介绍。定空寺初建于隋末,扩建于唐贞观年间,原庙早已毁灭不复存在,现在的庙宇为前几年在原址所建。因定空寺有着来历,所以被周至县列为县级重点保护文物。我们在定空寺未留多久就沿山沟东侧进山小路入峪。
        一入山谷,映入眼帘的是绿绿的丛林、青青的山草和翠绿的嫩竹,伴随的是哗哗的涧水、芬芳的草香和清爽的山风。让我们惊奇的是峪沟中那无数个纷舞的蝴蝶,这些蝴蝶或空中飞舞,或叶面停息,或水面嬉戏,或岩上聚会。一群群,一堆堆,时而群舞纷呈,时而落地静寂。仔细观看那些蝴蝶,你会发现,山谷中的蝴蝶不是很大,但大小一致,并且几乎全是黄色,少见它色。蝶停绿枝如黄叶,蝶息草丛如黄花,蝶聚白石如黄斑。人行走在谷,会惊起山谷旁的树林里、草丛中、溪流间,石头上那些停留的蝴蝶,那些蝴蝶,如飞花,异彩夺目,似飘叶,婀娜多姿。流动的水,飞舞的蝶,人在谷中走,蝶在空中舞,听潺潺溪水,观翩翩飞蝶,赏青山绿草,息白石碧水,好个青山蝶谷!
        走过二天门,稍息三天门,离沟上坡,登上四天门,此时,风停树静,日过山头,烈焰直扑,火浪潮涌,三十七度以上的高温让我们无法躲藏,也再难顶日冒署前行,遂在四天门天庙南侧一大树下避署休息。然而,酷暑难熬,我们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商量了下,继续前行。忽然,眼前青坡之上,绿林之中冒出一巨型石柱,远眺像座石塔,峻峭挺拔,近观如尊石柱,屹立擎天。奇妙的是,石柱顶上,两棵青松,一大一小,一高一矮,像对情人,依伴望天,似对夫妻,相依为命。顶上还有棵干枯的松树,没有了绿叶,枯萎了松枝,像位历尽沧桑勇者,又像灯油燃尽的老人。我们为两棵挺拔的青松惊叹,惊叹青松生命的顽强,也为那棵枯萎的松树敬赞,敬赞枯松虽死犹荣。
         我们穿过五天门,登上六台山,来到六天门,稍息,继续前行,突然山路分叉,不知何从,忽闻坡上有人声,迈步奋进,到一农舍院前,见有两位者正在院里向坡下的我们打招呼。两位老者中,一位精神矍铄,头发银白,带幅无框石头镜,白衬黑裤,约莫六十多岁,看似一文化人,坐木凳上吸烟。另一位,蓝衣道袍,黑裤布鞋,头发卷盘,清瘦略带疲倦,立院边向我们热情招呼。农舍前一所小院,院中有棵核桃树,枝繁叶茂,树下有几条木凳一几石桌,疲惫不堪又汗流满面的我们放下背包,围绕着石桌坐下来,热情而有好客的两位居士一个提茶倒水,一个取凳让坐。两位热情老人向我们介绍了他们情况。两位居士都是周至人,那位带眼镜老者从医多年,每月定期上山进庙修住数日以享天年,另位蓝衣道般老者七十岁,早年以家具绘画为生,因厌烦家庭生活长年隐居团标峪六台山六天门庙。这时从坡上走上一年轻妇人,一打听是山口村上,上山来为两位老人做饭。
        我们所憩歇的这所农舍,其实也是一座山庙,只不过是有农房改建而成,这是八天门所在。这时到了中午十二点,天气像火蒸一样酷热,两位老人在房庙里铺上彩条布,盖上他们的棉被,再三留我们在房内休息,又端来热腾腾的汤面请我们用餐。我们为老人们热情所感,遂在此停歇,我们几位竟然在老人铺的地铺上睡了三个多小时,醒来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好客的老人还在山坡上打了一些野杏送与我们吃。我们谢过两位老人,拜睹了八天门遗址后面的七天门观音菩萨神像,沿着东北上山路继续前行。沿山坡上,先后参观了九天门,十天门,十一天门,又登上了西坡最高梁,十二天门。十二天门也似乎是新修建的,两座相背小庙,但处梁上最高处,远望周至大地,绿野漫漫,天际茫茫。没停多久,我们下梁顺坡沿原路返回山谷。连续行走了两个小时,到定空寺时已是下午五点多,在此休息了段时间,乘车回县。
       这次团标峪之行,留下很深印象的景观是山谷那座擎天石柱、十二道天门以及无数纷呈的黄色蝴蝶;最受感动的是山谷中两位隐者的热情好客。两位纯朴的老人,是那样的善良和友好,他们代表着周至家乡人民最亲切、最质朴的情怀。那平朴、不艳、普通、忙碌的无数黄色的蝴蝶不也是这种质朴的体现?  
        团标峪,蝴蝶谷!我们这样称呼您!
        那蝴蝶,那老人让我们由然而生中一种爱戴  !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