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终南秀

或问顶于高山之巅;或嬉水于山涧小溪;或探秘于幽谷密林;或寻古于深山古庙!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博客文章和日志全部为个人原创,如引用、转载均应说明出处,否则本人有权利追究相关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天龙池梁历险  

2010-03-04 21:29:41|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龙池梁历险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天龙池梁历险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天龙池梁历险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天龙池梁历险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天龙池梁历险

                                终南闲士

户县涝峪有个叫纸坊的地方,为唐代官办造纸作坊遗址,现在是户县涝峪旅游区管委会所在地。纸坊附近山上有“三景”,黑虎咀、天龙池和凤凰山。黑虎咀位于纸坊村北梨园坪上,从峪中向东仰望,可见群峰中一峰独峻,依峦雄矗,那就是黑虎咀峰,登上峰顶,画乡大地尽收眼底。天龙池,位于殷家坡山梁上。殷家坡山梁上有一处数十亩大带状起伏不平的草甸,在草甸北有一个十几平方米的水池,池水清秀,长年不涸,当地人称“天龙池”,传说天龙降雨时常在此停歇,池旁不远处有一石砌小庙,为龙庙。有龙便有凤,殷家坡南一沟之隔的为吊子坡,吊子坡西南就是凤凰山。天龙降凡时,有凤凰在此山上相随,人称凤凰山。

涝峪纸坊三景,少有人知道,然而有个人物,也许有不少人知道。看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唐僧,即唐玄奘,唐玄奘的外公叫殷开山,《西游记》小说中说殷开山当时为唐丞相,唐僧的外公。殷开山就是涝峪殷家坡人。涝峪当地群众流传,当年唐高祖李渊从太原起兵反隋路经户县,听说当时任隋太谷长,即相当现在的村长的殷开山正在关中一带招慰流民、匪盗等组织地方武装,在涝峪教场厉兵秣马也准备起兵反隋,随入涝峪与殷开山相聚,并带兵驻扎在殷家坡对面的山坪上。随后,殷开山随李渊一起出山反隋,成为唐朝开国大将,官至吏部尚书。后来,当地人把李渊曾带兵驻扎过的山坪称李渊坪,现在改称梨园坪,殷开山住过的地方称殷家坡,即现在的永兴村,永兴村有殷开山庙,据说村里还有殷姓人家。

涝峪纸坊三景,如果从纸坊开始游玩,每个景区来回不超过六个小时。2006年冬我曾和一帮驴友从甘峪土罐坡穿越天池梁下到凤凰山,20091219日曾和驴友从梨园坪爬上黑虎咀,整个行程下来,还是比较轻松的,2010年元月16号,当我和三位驴友初游殷家坡----三个景点中路程最短,难度最轻的天龙池时,却经历了一次艰难而险象的历程。

虽然没有去过殷家坡天龙池梁,但早已打听到那里坡缓路程也很近,所以,从县上出发时,已经早上九点多了。九点四十多到达纸坊下游水电站,将车停好后,我们四位驴友收拾好背包从西汉高速高架桥下穿过,沿去殷家坡的盘山小路向上开始攀登。

永兴村是个有三百来户人家的山村,分布在殷家坡和吊子坡上,远看两面山坡,土灰色的山坡点缀着一处处灰白色的农房,在坡北还能看见一座教堂。驴友说:涝峪人,山坡住,一点不假。虽是山坡,却也其它山坡有着不同的地方,这里山坡表层多为土质,且时有平缓地块,适宜农作物生长。这就是几千年来永兴村生存的基本条件。现在村上各户都通上的电,并从山梁上引来山泉通上自来水。然而,我们路经一些农户时,发现多是大门上锁,少有人住,遇到一位山民,问情况,说现在实行整村推进工作,大部分村民都搬到山外去了。是呀,山上环境再好,但山路崎岖,交通不便永远是山里人无法改变的自然环境。我们沿着山坡小路走上一阵就得喘口气休息下,何况这里的山民还要进行农业生产呢。我们遇到一位约莫六十岁瘦精个背着背篓的山民,打听这个地方情况。老人停座在路旁的一块石头,喘了口气说:“你们也坐下,我给你们讲,这就是殷家坡,就是唐朝开国大将殷开山祖地”,老人一边擦试了下满脸的汗水,接着慢慢地说:“殷开山当年和李渊就在这结识并一起起兵反隋的”。我问,那现在村山还有殷姓人家没,老人说,“没了,早都没人”。我们和老人闲聊了一会儿,辞谢老人继续赶路。山坡上住户人是少了,可山坡上还都种了小麦,栽上了果树。我们边走边聊,大约十二点多来到一户人家院落。这里住户还在,有一对中年夫妇看到我们来到很是客气的让座,并督促旁边穿着绿色羽绒服,胖胖的脸上长着一双大大眼睛的十来岁女孩去屋里拿来小木登,给我让让座。这家院子收拾的很干净,房屋是依山朝北而建,坐在院中可俯视涝峪沟,院西便是山坡,坡上是一片绿色竹林,虽不葱郁,但清绿雅致,想想,如果这是夏天,日偏西山,山风席席,观西汉高速行车,听青竹瑟瑟,何等悠悠。可惜,我们只能想像而已。我们打听了下山梁的路程和天龙池位置后,就辞过热情的山民夫妇沿着他们后院墙外小路向山梁进发了。

穿过一片松林,远远听到有人声。走近一看,原来是咸阳礼泉县的几个驴友,他们还打着旗子,看来是一只众多的驴群。一问,果然有四十多众,他们已经上到山梁,有的开始返山了。我们与他们相让打个招呼,走不多远,就跃上山梁。山梁是一片草甸,长满草丛,已经枯黄。远处还有一片芦笛,黄白色笛花在西下的阳光下闪着金色的亮光。站在梁顶,东边是涝峪,西汉高速路上穿梭的车辆隐约可见,西边是五泉岭,细看下岭上那座三官庙还能辨出,山峦弥漫在轻轻的蒙雾里,可山峰都插进蓝天。西南方向有座山,从中间分劈开来,形成一道山门,非常奇特!

我们在山梁北边找到了一片水池,准确说应该是一片冰池,呈条状,面积大约有十个平方,因为结上了厚厚的冰,所以看不到深浅。冰池西边大约二十几米处有一石砌围墙遗址。我们分析,那个冰池可能是所谓天龙池,石砌围墙应该是龙王庙了。

我们在草甸上席地而坐,简单吃了下食品,一看时间才不到两点。驴友们说,时间还早,要不沿着山梁向南,我们去攀登不远处的那座山峰,穿过山峰,或许还能到达凤凰山。于是商量了下,开始了又一新的行程。

沿着山梁向南,踏过一片草甸,穿过一片松树林,进入一片橡树林区,踩着厚厚的枯叶,行步在平缓的坡路上,虽然才用过餐,但我们感觉一点也不累。眼前就是那座山峰,我们需要下坡绕过一垭口再才能攀登山峰。当我们下到垭口时出现两条不同方向的上山路,一条向西盘旋而上,有着厚厚的积雪,一条向东盘旋而上,土坡松软,但不陡,于是我们选择了这条上山路。我们爬不远,就没有了山路行人的痕迹,路也荒芜没了型,坡也陡峭的多了,我们必须攀抓着树枝才能向上,但目标准确,就是攀高。半个多小时后,我们攀上了山脊,向前看,山峰亦高,坡上已经有了积雪,此时已经下午三点多,我马上提醒到,时间不早了应该早点下山,要不会晚的。三个驴友虽听到我的建议,但喘息了会,继续沿着山脊向山峰前行,我跟了一段,眼看山梁陡峭,荆棘遍布,藤条缠绕,越来越难行,我马上停了下来,大声向前的驴友呼喊起来,坚决要求停止前时,原路返回。走在最前的一位驴友还是因为某种好奇,虽然回音说就下来,然而总是没停,声音越来越远,直到听不到,我前的两位驴友也紧跟向前,渐看不到身影,呼喊也听不到。我休息了会,等了大约十来分钟,一看时间已近下午四点,看来,下山要冒黑了。我等不及,也努力向上攀登,不多时看到两个驴友也开始小心翼翼的下山,才放下了心,大声问最前面的驴友情况,两位说,也马上下来。我等到两位驴友后,又休息了会,还未听到后面驴友的声音,于是三人商量了下,一位驴友在此等候,我和另一驴友从有积雪另一山坡下滑探寻捷径下山。山坡虽然很陡,但有没入鞋脚的积雪和长满丛林的树枝,路面并不是很滑,我俩拽着树枝向山下慢慢滑去。大约十分钟到达垭口,准备等其他俩位。忽然听到山有人有呼喊,我们仔细听了下,不清楚,再一听,隐约声中说后面的朋友摔伤了,让我们赶紧返回山梁。一下子,我们紧张起来,再也顾不得累困,重新踩着积雪,抓着树枝,奋力攀登。再次攀上山脊时,我已经是筋疲力尽了,不见后面的朋友,我们大声呼喊,过了会,才看到两个驴友,一前一后慢慢走了下来。我们迎上前,最后面的朋友血流满面,狼狈不堪,头上帽子两侧血渍斑斑,还在渗血,看来摔伤不轻。问驴友伤痛,说左胸疼痛,可能伤了胸骨。他说,在登上峰顶返回时走错了路,在山脊上不小心一脚踩空,连翻了几个跟头,跌下山坡,是树枝给挡住了,没有摔到山谷,硬是忍痛爬了上来。我们三位赶紧给他卸了双肩包,取出热水瓶,倒上温水,让他休息。我要取掉朋友帽子查看头伤,驴友们说现在血流很慢,最好不要动。驴友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天色已经变暗,手机也没信号,商量是否先派人下山请求帮助,受伤的朋友说,时间来不及了,他还可以自己走,不能再停留。于是,大家尽快收了下,我用绳子把朋友牢住,让他走前面,我在后面拽着。就这样,沿着我们先前探的捷径,顺着山坡,踩着积雪慢慢下山。

我们一边小心翼翼向下滑行,一边问伤友情况。回答说可以坚持。下到垭口,有朋友建议从山坡上一条小路绕行,不需在上山梁。大家采纳了这个建议。从我们原先看到的一条山坡小路下山,然后,当我们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时,没有路痕,坡路也陡了,到处是树枝荆棘,沿山坡走走成了断坡沟,向下走走,是不尽的深谷。此时天色已晚,看着山沟西汉高速路上的行车已经亮起车灯。远处山坡上的农家也依稀有型,似乎还能听到人的声音和狗叫的声音。然而,我们就是找不到路,手机还是没信号,我们四人早已是满身杂草,灰脸汗迹。我们大声呼喊,无人应答。此刻,我们真正感到了恐慌,如果真的走不出这面山坡,受伤的驴友,冬夜的寒冷----我们不敢多想。问了下伤友情况,说还能支持,我们商量下,由我向上探路,一位向下探路。当我用劲最大体力艰苦攀上陡峭的山梁时,发现这块山梁与其它山梁相通,于是,大声音向下呼喊要求大家攀越上来。山脊梁虽然无路,但能看到远外相连的岭梁,我们披荆斩棘,相互鼓励,攀登了一段路程后,终于找到了一条毛草路。这时天更暗了,还好,路型还能看出,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疲劳的向前走着,山下公路汽车鸣笛声,殷家坡人家的狗叫声清晰可闻。当我们到达坡上最高的那户人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房东主人听到我们声音,出来看了下情况后,送给我们一只电筒,我们给人家留了点钱,又继续慢慢地向下走去。我的腿关节疼痛厉害,走路已经失形,可以说是在扔着脚前进,庆幸的时,伤友没有言疼,也许,他是拼着最后的力气,凭着意志在走,并且还走在最前面。手机有了信号后,有驴友给联系了医院医生,并向家里人报了平安。八点多我们下到了山沟,朋友马上发动车向山下飞驰而出。四十多分钟的路程我们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医院,在医院经过各项检查,万幸,都是皮外伤。但伤口擦伤太大,划破地方有好几处,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手术才将伤友包扎完毕。安顿好驴友,已近十二点,此时我们几位才感觉饥饿难忍,在医院外面的小食堂简单吃了点东西,分别回家。

尽管又累又困,但那一夜,我没睡着。

第二天去医院看伤友的时候,伤友自谀说,这次受伤是因为他在殷家坡山梁上用脚踩过天龙池,可能引起天龙不满,给了小小惩罚。我们随大笑。

我们参加户外运动,攀爬秦岭终南山,源于对自然山水的热爱。从来没有想过要征服过什么。然而这次户外运动的历险,给予我们教训是深刻的。在以后的山水活动中,一定要注意三点,一是没有充分的准备,包括装备的配套和向导的引路,坚决不能探寻没有人攀登过的山峰;二是驴友们一起必须接伴而行,不能独自行动,而且相互照应,行走间隔距离要在可见的范围内;三是要根据时间合理安排行程,不管路程多远,秋冬季节爬山必须在下午两点前返回,夏季应在下午三四点前返回。

结束语是我们自己的心语,也是对喜欢户外运动的朋友们一点警告,希望我们这次险历对大家都有一种警示!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