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终南秀

或问顶于高山之巅;或嬉水于山涧小溪;或探秘于幽谷密林;或寻古于深山古庙!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博客文章和日志全部为个人原创,如引用、转载均应说明出处,否则本人有权利追究相关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化羊峪-黄柏峪-乌桑峪小穿越  

2010-03-04 11:04:50|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化羊峪-黄柏峪-乌桑峪小穿越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化羊峪-黄柏峪-乌桑峪小穿越 - 终南闲士 - 秦岭终南秀

 

         化羊峪-黄柏峪-乌桑峪小穿越

                          终南闲士

在户县的三十六条秦岭峪沟中,三条相邻的化羊峪、黄柏峪和乌桑峪,算是比较小的峪沟,最大的黄柏峪流域也不过三十几平方公里,峪沟长不过二十几公里。然而,提起化羊庙、终南第一游、圭峰山、圭峰寺及“亚洲第一天然石生桥”等名胜古迹,在西安可是较有名的。化羊庙地处化羊峪口,是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宋,兴于明,是一处比较完整的古建筑群,特别是东岳献殿,为陕西省内保存极少数的元代建筑,殿堂楼阁,斗拱挑檐,古朴庄严。整个建筑群,错落有致,依山伴水。化羊峪不是很深,但峰峦叠翠,如锦雀开屏,涧溪挂崖,如游龙天降。明代文学家,户县人王九思游化羊峪时感叹曰:“吾户山水之胜,兹地为最”,而与其一起游玩的,在当时也是很有名的诗人何思明也曾写下“终南第一游”的诗句。圭峰山,更是户县第一名山,圭峰夜月,为户县古“八景”之一,从乌桑峪进,经“神鞭”,越上“南天门”,走不远就会到达“亚洲第一天然石生桥”,再翻过一道梁就能直达圭峰山之巅。从黄柏峪、乌桑峪或太平峪登圭峰山是西安、咸阳一带驴友爬山比较经典的线路。二00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和几位驴友从化羊峪进,在化羊峪上游翻过一道山梁,下到黄柏峪,然后从黄柏峪小学原址东再上坡登上圭峰山,最后下乌桑峪出山,完成了从化羊峪-黄柏峪-圭峰山-到乌桑峪的小小穿越,再次游览了沿程风景名胜。

那天是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天气预报阴有小雨,可早上八点半从县城开车出发时,天虽有阴云,但并不深沉,且显得空旷,根本看不出来要下雨。九点多的时候来到化羊庙前,由于我们多次游览过化羊庙,不打算进庙参观,就与看守庙前收停车费的老头召个面,径直穿过庙西侧外墙,沿峪山路进发了。

初入化羊峪,沟窄涧小,坡陡崖峭。连体的峰峦,迎面拔起,像孔雀开屏,展翅欲飞;山涧溪水,从峰峦凹处飞泄,如游龙攀崖,腾空跃起。沿峪沟山坡东侧有一条盘旋而上的山路,比较宽阔平坦,应是以前有人开矿而修建的运输道路。我们就沿着这条山路,向东南方向前行。我们一边闲聊,一边吃力地拔高,身边的山涧及山脚下的化羊庙渐渐的越来越小,北望平原,茫茫不清,山下小村隐隐绰绰。走着走着,天空的阴云慢慢的淡起来,云层薄的地方,露出蓝蓝的天空,柔和的阳光,透过云层,洒到青山峻岭上,给峰峦涂上一层淡黄色,山林中的红叶、黄叶各色将山体粉饰成一幅美丽的立体水彩画。秋天山林中缤纷的美景让我们忘了爬山的困累,我们不知不觉中翻越上山坡,进到化羊峪上游,深入到峪沟。这时的山峪较峪口要平坦和宽畅的多,但沟道中已看不到溪水,只是谷沟中的草丛湿漉而杂生。在一沟叉处,我们稍息了会,向东向继续进发,这应该是通向黄柏峪的路线。向着东向的沟道,又开始拔高了,路线是沿着沟道左侧的山坡上行进,在山坡上偶尔还能看到一两处早已废弃的农舍,在山路边,在山坡上,出现的一棵棵红透的柿子树,叶落果红,红星点点,煞是好看,那应是曾住在这里的山民种植的。随手就可在路边的柿子树摘一熟透了红柿子,是水甜柿子,可剥掉那薄薄的一层皮,吃起来水旺蜜甜;如果是冻蜜柿子,可分半开,吃起来味甜质粘。我们是一边走一边吃尝着甜蜜的柿子,只是可惜,这里熟透了柿子没有了主人,更没有人来采摘。

沿着山路,我们爬坡上岭,在一山亚口下,我们沿另一道山岭向东方向前行,远远就可以望见黄柏峪沟了。山梁上的小路好像好久没有人行走了,草深林密,枝条繁茂。秋天的山林是绚丽的,红叶、黄叶、绿叶将丛林染成缤纷的世界,行走在山间弯路上,踩着薄薄的一层落叶,感受着阵阵清爽的山风,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沐浴着透过薄云洒到山间的柔光,听着远处乌鸦和喜鹊“嘎嘎”欢叫,观赏着绵延不尽的峻岭,我们仿佛溶入到一种美妙的童话般境界,忘了生活的烦恼,丢了工作的压力,无拘无束地陶醉在大自然的美好环境中。在山坡上,我们见到一座农房,走进一看,门开着,像有人家,进门后发现有位尼姑打扮带幅眼镜的中年妇女一边做饭一边和一位学生模样的年轻小伙聊天,房正厅墙挂着菩萨画像,香火缭绕,我们在房外休息了会继续赶路。一位驴友说,那位出家尼姑一定凡心未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他听到那位尼姑和小伙的聊天,感觉他们似乎相识,尼姑很关心的询问着小伙家人的情况,所以判断那尼姑是人情难舍。“哈哈”,我笑到,佛家以慈悲为心,而慈悲就是一种情感,出家人,也是人,尼姑有情有义,怎能说凡心未了呢!我们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继续行程,顺着山梁,绕过一座山包,我们来到一座废弃的土坯房前,眼前豁然开朗,此时,天虽还有些阴暗,但能见度非常好,站在房院中,户县秦岭三大名山雄矗眼前:北向,圭峰依岭临川,傲然雄立;东向,紫阁绝壁千仞,峰笑九天;偏南向,万华群峦独秀,直插云际。

在这,我们遇到一帮来自咸阳的驴友,相互打个招呼,问问线路,擦肩而过,沿着下山陡坡路,探到黄柏峪,进入黄柏峪村,这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我们没休息,就沿着黄柏峪小学旧址南边上山路再次登山。再次的拔高,感觉吃力的多,也困累的多,大家走走停停,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上到另一道山梁上,穿过一家老山民篱笆小院,来到黄柏峪与太平峪分水岭上的一处院落,远远就感觉人声吵杂,走近一看,这里停息一大片爬山的驴友,有吃饭,有休息,有聊天,有玩耍的,这里原来住有三四户人家,都搬到山下新村,小院子成为驴友们住留的好地方。我们没有停留,继续沿着山梁上圭峰山进发。行不多远,就能远远再次看到圭峰山的雄姿,圭峰山与山岭如一条腾飞的巨龙,那峰顶就是龙头,山岭就是龙身,我们踏着龙脊向峰头进发。在山梁一分叉口我们停了下来,这里下乌桑峪的小路,我们看了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我们商量了一下,不打算爬圭峰了,就沿着这条分叉路下乌桑峪出山。

下乌桑峪的山路崎岖、陡峭,我们小心翼翼,相互吩咐慢慢的下山。路过“亚洲第一天然石桥”时,我们再次来到桥下,观看了下大桥的壮观,叹息着大自然的神奇。越过两座山峰形成的“南天门”,当出峪经过山坡上自然形成的石鞭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坐车回家的路上,虽然感觉疲惫,但回味着三峪连穿所观赏到的大自然美景,总有感慨不完的思想。对于秦岭山水的酷爱,已经是我闲余生活的一部分,更是我感受美好人生过程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7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