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终南秀

或问顶于高山之巅;或嬉水于山涧小溪;或探秘于幽谷密林;或寻古于深山古庙!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博客文章和日志全部为个人原创,如引用、转载均应说明出处,否则本人有权利追究相关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圆疙瘩山往事  

2010-03-04 11:19: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圆疙瘩山往事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圆疙瘩山往事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圆疙瘩山往事   

                             终南闲士

每与朋友聊及户外山水运动时,许多朋友对我长期坚持爬山多有溢美之词,我也把这归于我喜欢山水的缘由。然而,对于秦岭终南山的热爱,更是源于我生命中的情感,从我懵懂童年到现在年过不惑,家乡的南山----终南山始终没有离开我的眼界,一直伴着我的生活。这六年来,我爬过终南山一带许许多多的有名的无名的山峰:我曾踩着冰雪登上九鼎万华山;曾冒险攀崖爬上紫阁峰;曾披着风雪穿越天池梁;曾一日百里朝过首阳山;曾迷途在涝峪赤脚梁;曾与巨蟒对峙在太平东寺沟山坡上,曾在2008514日冒着余震登上观音山;更是与驴友在万华山上对酒当歌庆过四十岁生日------。在这绵延不断,雄壮浑厚的终南山中,有一座不知名的小山,总是萦回在我的心中,那就是故乡周至马召镇南终南山麓北的圆疙瘩山。

圆疙瘩山,在当地的文献或庙前石碑上称为兴隆山,因山形圆突,似疙瘩(俗语,突出的包),当地人民习惯称圆疙瘩山。从虎峪沟口看圆疙瘩山,我感觉更象是座虎头,那连着的西梁象是虎身,梁伸出的山坡像是虎尾。圆疙瘩山位于周至县南10公里的马召镇虎峪沟村南,山虽不高,但依岭临川,自显雄伟,山顶平坦、空旷,建有玉皇庙,供奉玉皇大帝像。从马召镇西门向南沿水渠沟到山脚下,依次建有头天门、二天门、三天门。从三天门沿山坡蜿蜒小道上山,古有七十二道弯之称。

我的老家就南山下马召镇北一个小村,自打我孩童时,就经常听爷爷讲述南山里许多光怪陆离的故事,什么南山老虎吃狼啦,什么豺、狼相斗啦,什么野人抢女人啦。那时,我会依偎在门前的大槐树上,望着那连绵不尽,雄壮高大的群山,想像着山里的老虎、大黑熊、豺狼是什么样子,更想像着爷爷讲过的野人抢女人的故事

当我能跑路的时候,奶奶就带我朝圆疙瘩山了,那是我第一次亲近南山。每年农历六月底,夏忙完,刚种上玉米,当地群众就在圆疙瘩山上举办玉皇庙会,祈雨祈福。特别是六月二十八日正会那天,据说是玉皇大帝出生的日子,沿马召西门到山顶,朝山上香的人络绎不绝,从远处看象蚂蚁搬家一样密密麻麻一条线。记得有一年和奶奶朝圆疙瘩山,随奶奶先在头天门王母庙上完香,看了会戏,然后走了一段不远的路来到二天门,再进神庙上香磕头,到了三天门还要上香磕头。最后才开始从三天门庙南开始上山,山路上多是像我奶一样的小脚老太太,穿着一身黑净衣服,顶着手帕,拄着拐杖,慢慢地向前移着,而象我大小差不多的小孩们,穿梭奔跑在人流中,追打嬉闹。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到了山顶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天慢慢黑了,玉皇庙里住满了人群,大家就在山顶大殿周围的空地方上垫些杂草,铺上塑料布,席地而座,有的从布包里取出锅盔馍,从庙里打来一碗开水吃饭,有的围在一起听人念经。奶奶把我带到玉皇大帝像前,上了根香,跪在地上,请一位老奶奶拿上黄纸,一边在香火上绕来绕去,一边不停念叨,然后,把黄纸折一折,抖一抖,叠成尖角,撕下尖角,递给奶奶,奶奶端上一碗水,让我把那小纸角连水一起吃了,说那是神药,包治百病,我也毫不犹豫一口吞下。忽然听到有人大声喊起来,寻声望去,见一老妇人,一会紧闭双眼,振振有词,一会手舞足蹈,连唱带呤,看起来非常可怕,一时周围围了许多人,奶说,那是顶神下凡了。我也听不懂那人在说些什么,感兴趣的是和小伙们跑来跑去看热闹。跑困了,就躺奶奶身边休息,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

那一夜,我们是在山顶上露天过的。

后来慢慢大了,上小学了,就经常和伙伴一起以上山打野韭菜的名义上圆疙瘩山上玩。记得有一次,和伙伴到圆疙瘩山上玩耍,比赛从不同的线路看谁先到顶,我不走小路,从山林里直接向上爬,感觉好像没用多少时间,猛地一下扑到山顶,此刻,山上没有一个人,只见那高大的玉皇座像静静地端座在山顶上,玉皇爷面容肃穆、威严地盯着我,吓得我回头向山下就跑,碰见伙伴们,只是说感觉山上害怕,不要上山了。小时候去过圆疙瘩山许多次,但那次印象最深,到现在,我还不明白,拜过多少次的玉皇像,为什么那次一见到就那样的害怕。

高中时,假期到山沟的姑家走亲戚,也约表哥一起到圆疙瘩山上游玩,那座神像已经不存在了,山上盖了新庙,重塑了玉皇像,粉彩花丽,但与我小时候见过的神像相比,要显粗假的多。

现在,圆疙瘩山上每年还要组办玉皇庙会,人比以前还要多,山上还修了一条宽敞的大路,人们可以骑摩托,开三轮上山了,然而,二天门已经看不到了,三天门已破烂不堪,小脚老太已经很少见到了。

    前年冬天,约一帮驴友上圆疙瘩山,从虎峪沟进,直接到达三天门庙,沿东边那条宽畅的山路,我们平平缓缓走上一个多小时就会上到山顶。玉皇庙里有位老年居士,见到我们很客气,让座提水。站在山顶上,东边黑河水库像块黑色宝石般镶嵌在大山间,环山旅游路如灰色飘带,从脚下舞动,远处,透过蒙蒙薄雾,还能隐约看到我老家的村庄。

    圆疙瘩山,让我魂牵梦绕的并不是因为我爬过的第一座山,而是因为那是我家乡的山!圆疙瘩山,想起您,就想起离开我十九年的爷爷,想起离开我十六年的奶奶。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