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终南秀

或问顶于高山之巅;或嬉水于山涧小溪;或探秘于幽谷密林;或寻古于深山古庙!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博客文章和日志全部为个人原创,如引用、转载均应说明出处,否则本人有权利追究相关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穿越涝峪赤脚梁历险记  

2007-05-31 08:51:05|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越涝峪赤脚梁历险记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穿越涝峪赤脚梁历险记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穿越涝峪赤脚梁历险记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穿越涝峪赤脚梁历险记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穿越涝峪赤脚梁历险记 - xianhxqcm - 终南天下秀 

                               穿越涝峪赤脚梁历险记
                                          
终南闲士

    200754日我和几位朋友曾从太平西寺沟上药川梁到达石井镇的曲峪沟上游,当时就打听到可以从西寺沟的分叉菜园子沟穿越到涝峪的郭清村。那时候,就已经有了准备穿越太平西寺沟到涝峪的想法。在打听好穿越路线后,我和三位朋友于2007526日相约一起从涝峪的郭清村的石寨沟穿越太平西寺沟。

   一位赵姓朋友用小型面包车将我们四位从县城送往涝峪郭清村。西汉高速正在建设,高速路还没有通,可进山的原公路已是满目沧夷,凹凸不平,车行驶在路上,摇摆颠簸不停,让人感觉特别不舒服,我想,赵师傅一定很心疼自己的车吧。好在路不是太远,大约四十分钟车就开到了涝峪管委会。郭清村位于涝峪乡政府,(现在应该叫涝峪管委会)所在地的东南方向。进郭清石寨沟一般就从管委会门前进山。我们在郭清村委会办公室门前下了车,并叮咛赵师傅在下午四点左右在太平西寺沟口接我们。之后,我们就开始徒步前行了。

   石寨沟修有一条比较宽敞而缓的上山矿路,沿路分散地住着一些居民。当时大概是早上八九点左右吧,正是村民吃早饭的时候,他们在门口或蹲或座,好奇地看着我们几个不速之客。山沟的早晨,空气充满清香,山涧的溪水哗哗的流淌着,丛林中不时传出一声声小鸟的鸣叫,清脆而明亮,路边野草、野花中飞舞一群群各色蝴蝶,有的蝴蝶还追逐起我们,可当我们走进跟前想抓住一两只认真观察时,却无论如何也抓不到。从蜿蜒的矿路上,时儿开出的一辆辆无牌照的拉矿石的汽车,轰轰隆隆,卷起一片尘土,给这美妙的高山流水曲中造成一种刺耳的不和谐音调。

   我们行走了一个多小时,便离开上山的矿路,从沟道中的一条毛草小路开始向上攀行。走着走着就发现有几条叉道,经过分析,我们选择了一条向右手方向的山路,可是爬了一段路后,根本看不到我们在山口打听到有人家居住的地方,且越走越感觉又向南方向的山梁上爬行了。于是,我们商量后又返回到分叉路口折向另一条山路。走不太远,就看见上面住有一户人家,并传来狗叫的声音。在那土房门前有一块平院,院落有一棵直径一米粗的核桃树,枝繁叶茂,非常茂盛。树下,站着一少女,约十七八岁样子,模样很清秀,一边吓斥着那条不停的吠叫着小黄狗,一边好奇的看着我们,门口还依站着位老妇人。老人看到我们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来休息,于是,我们便坐在小院中的木凳上稍做休整,顺便问起女孩家的情况。这是一个四口之家,主人姓李,女孩刚过十八岁,她的父亲去年病逝,剩下一个多病的母亲和七十岁的奶奶,女孩外婆也六十多岁了,孤苦一人也跟着她们一起生活。女孩想外出打工,可离不开有病的妈妈和两位孤弱的老人,想着那女孩一人支撑着这个家,我们心中不勉产生一种凄楚的感觉。在此停留了会儿后,我们谢过李家女孩,便又向山梁上开始爬越了。

   大概又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吧,就远远地又看到一户人家,走到近前,也是一座三间土坯房,房前也有一个院落,院中间长着一棵腰粗的核桃树,枝叶将整个院子阴罩起来,感觉非常清凉。站在院子,就可以俯视群山,视野广阔。主人是一位王姓老汉,只有老两口。王老汉听见我们声音,就是屋子里走出来,一样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屋休息。我们顺便向老王咨询起穿越西寺沟的山路,老汉说,路不是太远,但梁上有几个叉道,容易迷路。我们仔细询问了路线后,就又出发了。走不多远,来到一个废弃的土坏房前,在门前院落的陡坡上发现了一棵臂粗的野樱桃树,红色的黄色的果子繁星般密密麻麻,压地树枝都弯曲了。我摘了一棵一偿,酸甜可口,非常好吃,我们惊喜今天能遇到这样一个机遇,享受到这天然美味。于是,在这里慢慢地品吃起野樱桃果子起来。在此停留了一会儿,就又启程了。

   终于爬到一道山梁的豁口上,这里是个十字口,可以向前下沟,右手是继续上山梁。我们意见不一致,最后决定下沟道。下沟的山路是沿山坡环绕蜿蜒地,好像好久没有人行走了,路面已经荒了,杂草丛生,但还可以看到路型,不影响我们前行。走过三道沟,翻过两道坎,路越来越难走了,后来简直看不出路型,找不到路的方向,我们在丛林里穿行,不时被藤蔓缠绕,树枝挂住。这时,我们感觉有些不对头,怀疑起所走路线可能是下皂峪沟的,于是,商量了一下,按原路线返回。当我们马不停蹄再次回到山梁哑口时,已是下午两点,在这里又休息了一会儿,我们一位朋友下山请王老汉给我们带路,半个小时后,王老汉身挂砍刀,精神抖擞的和前去请他的朋友一块上到山梁上。老汉说,你们走错路线了,在这个十字应该向山梁上走。随后,我们跟着王老汉又开始进发了。

   翻过这道山梁,下到一面坡,然后又重新上到另一山梁上,眼前忽然出现一片平坦的草甸,草甸上的树木不是很多,但都长得很粗,有点已经枯萎了。老王说,这就是赤脚坪。他讲道:传说,很久以前这里有一只南山虎,经常下山吃人,吃完人后将剩下的人的双脚叼到这个坪上,上山的人在这个坪上经常发现有人的残肢断脚,后来,当地山里人把这个坪称为赤脚梁。我们听完后,环顾一下四周,山林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音,听到的是大家呼呼的喘气声,我们感到一些沉闷,忽然我联想到前段一位朋友告诉过我说,他们曾在西寺沟游玩时发现过类似豹子样的动物,我心中惊起一丝恐慌。想着这些,为了状胆,我大声的呼喊起来,几位朋友也一起大声呼喊了几声。老王为我们几位每人砍了一棵俗名鸡骨头树的树杆当做拐杖,尽管我本身就带着一只机制手杖。

   在一处向山沟沿伸的毛草路边,老王停下脚步说,我就送你们到这里吧,现在你们可以从这里下到菜园子沟,顺着这条沟就可以走到西寺沟,时间不是太长,但这条路几年没有人走了,荒草了,可能找不到原路,原则上不要偏离沟道,一直往下走就是了。我们谢过王老汉,四位,精神抖擞,又开始了新的一翻挑战。然而,没有走多远,就找不到下山的小路了,我们只好顺着这条沟道向下滑行。此时,杂草丛生,蔓藤缠绕,乱石堆积,我们有的手已经被划破,有点脚被扎伤,可已顾不得这些,只有一个念头,向下穿行,沿着河道,走出山沟就是胜利!“啊”,一位女同志大声音喊了一声,我们一惊,回头向她看去,原来,她发现腿上有条毛毛虫,我们虚惊一场,继续向前滑行。“找到路了”,前面朋友突然喊到,我们一振,沿着发现的那条山路向前穿行,可走着走着又看不到路了,没有办法,我们还是一个目标,沿着山沟顺流向下。终于到了沟底,此刻,已发现有人新活动的痕迹,于是,我们沿着那条痕迹向前行走,可是行不远,又出现了新的叉口,一条是向山梁的,一条上向下沿沟的,我们先沿着上山梁的那条路爬行,可走了一段,没有了人行走的痕迹,我们开始发怵,商量后,又返回重新向山沟方向的路线下沟,些刻,我们想,如果这条路还不通,那可真的麻烦了,也许有可能困到这个山谷了。还好,到了沟底,看到一条明显的出山路,我们才感觉释然,一种放松。我们没敢休息,马不停蹄,终于在七点多走出西寺沟。早在公路等我们的赵师傅,喟然叹道:“如果再迟一会,我们就要报警了”,原来估计五六个小时的路程,我们用了十个小时,怎能不让朋友担心,好在,我们顺利出山。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