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岭终南秀

或问顶于高山之巅;或嬉水于山涧小溪;或探秘于幽谷密林;或寻古于深山古庙!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博客文章和日志全部为个人原创,如引用、转载均应说明出处,否则本人有权利追究相关责任。

网易考拉推荐

惊梦  

2007-05-17 14:55:1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02-28 11:08:18
惊梦 [原]

               

                             惊梦

                        终南闲士

                          (一)

 是夜,儿时的小村庄,天是阴暗而灰黑,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没有月亮,更无一点点星星,整个村庄笼罩在夜幕下,影影绰绰,偶尔显现出的村舍轮廓,是那般黑魈,脚下也看不清,所以分不来路向。一群人,都是村里的人,男女老少,母亲也在其中,好像要去邻村看露天电影,忽然传来几声狗叫,“那是社社家的黄狗叫”有人说,“不是,是狼叫声”有人纠正道。我害怕起来,尽管妈妈也在身边,我还是不停的往人群中钻,可是人越来越少,连妈妈也不见了,一会儿,人群消失,独剩下我一个人,我想喊,却喊不出来,周围环境变得陌生起来,可是不远处就是凯娃家的房呀!虽然整个环境还是那么阴暗,但仍能分辨出门前那条小渠道,房旁边那棵我经常爬的柿子树不是还在吗?可是又是那样陌生,没有人,到处没有人,也没有声音, 连蛐蛐的鸣叫声也没有。周围还是那样灰黑。哦,我看见了村头那间电磨房了!因为,从电磨房的天窗射出一束白烛灯的光线来。那里肯定有人,肯定有人正在套磨子,我向那座电磨房奔去。电磨房是土墙打垒的,虽然我看到了墙上的天窗,可是我绕了房子走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进去的门!我又怕又急,非常惊恐,仿佛心口上压着一块大石头,憋的慌,可就是无法呐喊,猛的睁开双眼,喘着大气-----房间虽然还黑着,可窗口已出现鱼肚白。

                 (二)

 从农业大学毕业,被分配安排在小学当教师,还是自己上小学的那所学校,校长姓杨,还是当年那个歧视我看不起我,嘲笑我永远是打牛后半截的杨老师。心里是一种愤懑而无奈感觉。校舍还是那些土坯房,教室里,灰暗无光,里面有六七个,或者是十来个流着鼻涕的小学生,课桌也是土坯砌的。我在教室里,分不清我是学生还是教师,好像是学生感觉多些,我和学生们每个人都点着一只蜡烛在看书,光线暗得几乎看不清字迹,眼睛非常难受。于是跑到教室后面,那里有条我经常在里面玩耍的小河,小河向北流向我们村西的我家房后面。我潜在河水里,这样老师和同学就看不到,我可以一直顺着河水潜到我家的房后面,就不用上学了。可是无论我怎样向下潜游就是游不到下游我家的房后面,没有办法,我就来到学校的操场上。天是阴暗的,应该是傍晚,但可以看到从学校往东回家的路。那是条沙棱路,晚上经常有小鬼挡道,或者从沙棱下面那些坟墓中经常走出来那些我以前认识的变成了鬼的人挡在路上,所以,我不敢走这条路。操场的北面是稻田,那是条近道小路,我可以从那里回家,我应该有神功,从空中飞起,越过田地,于是,我张开双臂扑向那片稻田,从稻穗上面掠过,可是一会儿身体开始下沉,无论怎样努力使劲,总是不停的下沉,几乎是贴着稻穗在飞行。好不容易到了村口,却感觉不像自己的村子,我找不到回家的路,街道上没有一个人,显得空旷寂静,一种恐慌的感觉袭来,我越想越怕,于是大喊一声,从梦中醒来,睁眼一看,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摸到手机打开一看时间,才是凌晨一点多。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